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裙臣天下_ 中原篇 第四十一章 三子夺嫡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6 23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佛系梅子小说裙臣天下 中原篇 第四十一章 三子夺嫡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眼下修羽蓁虽然表面上威严天下,震慑一方,受帝都子民的朝拜,但谁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日况愈下,外强中干,早就该找个继位之人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持皇室血统的纯净,从她膝下三子中选择,不是世子修云镜,就是长公主修云锦,要不然就是刚刚带回的小帝姬洛云婴。

    身为废人的修云镜是没有一点竞争力,性子温润、与世无争,遇事优柔寡断,不适合作为帝王;不过洛云婴就不一样了,她有父亲的加持,有母亲的重视,虽然尚还年幼,但在一番培养下势必前途无可限量。

    修云锦再看如今的自己,早已是个老姑娘,先不说王位什么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修羽蓁就会为自己找了个夫婿让自己嫁人,她哪里还有什么机会继承王位。

    此番前来她就是要打探一下修云镜的意思,探探他的口风。若是以后姐妹争位,他是要支持自己,还是支持那个感情不过几年的小妹妹。

    于是,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云镜这几日可听说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修云锦这样旁敲侧击的打听,使得修云镜喝茶的手停滞下来,茶盏放到嘴边又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云镜身居长央殿,除了整日听曲,未曾听到过什么风声。不知阿姊说话何意?”

    修云锦也不管他是真糊涂,还是装糊涂,他总归迟早还是要知道这事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下人们说,母亲上个月把小云婴接回来了。不过碍于我的病,还未曾去见过。不知兄长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王嗣归来自然是好事,若是真的,那确实可贺。我们兄弟姐妹三人向来分离的早,未曾好好感受一下情谊。

    小云婴更是可怜,一岁出头年纪就被父君带了出去,这么多年可是苦了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皇弟说得对,真是苦了她了。”

    云锦略有惋惜的感叹出声,心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回想十三年前,她也就六七岁的年纪,对于这刚刚降生的小妹妹,心里觉得十分新奇,整日里拉着皇兄修云镜去看她。

    肉嘟嘟的小脸儿,粉红粉红的,像个苹果一样可爱;软糯的小手香甜滑腻,摸在手里十分柔软,像是没有骨头一般;小小的个子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,嘴里的话还含糊不清,不知是在说些什么;你逗她,她便也笑,你自己也不觉得被那灿烂天真的笑容逗笑。

    “小云婴,我是姐姐,叫姐姐…姐姐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哥哥,小云婴的哥哥…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先学会叫姐姐…对不对,小云婴…”

    “她更喜欢哥哥…喊哥哥…”

    “喊姐姐!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喊我哥哥吗?所以小云婴也要喊我哥哥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要做你的姐姐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,值得他们共同回忆。那是属于他们共同的快乐,没有算计,没有阴谋,没有蓄谋已久。

    之后的种种便是不堪,成长之后遇到的将是一辈子最难忘记的黑暗。

    为了权力,他们终将会反目成仇,终将会互相残杀。无论他们曾经有多少美好…

    “明日便是封君大典,你我二人也不必过于急切,兴许那天我们就能见到小云婴了。以后你也有个妹妹好好陪你玩一玩了,可要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修云镜虽然优柔寡断,不爱说话,但心思较深,眼光长远,在某些事情上他远比修云锦要稳重、慎重一些。

    “云镜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修云锦停下了手,一双眼睛里暗自算计,依照修云镜的话来看,他是保持着中立的态度,自己不争,但也不会帮助别人去争。有一种独善其身的感觉。

    或许是她自己太着急了,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,以后找到机会去看看自己那个妹妹,毕竟自己也是亲姐姐。

    于是装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对修云镜说。

    “我忽然记起还有一件事没做,看到云镜身体无恙便也放心了,就不在此叨扰皇弟了。”

    修云镜微微一笑唤来了下人,对其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膳房刚刚做好的桂花糕给长公主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费心了,不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镜没什么刚给你的,膳房的师傅手艺还不错,给你送过去,也好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皇弟了。”

    修云镜微笑点头,在伶人的服侍下目送云锦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眼看着修云锦带着一行奴婢离开长央殿,伶人男子将轮椅推回了室内,吩咐小奴婢将刚做好的糕点摆好,为其又沏了盏茶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可是有什么愁心事?”

    身后的青衣男子正是刚才一身花旦相的伶人,此时卸去了妆容露出了他柔美的面颊,一双丹凤眼,面若芙蓉,真当比女儿家还要漂亮。

    “今日瑶瑶前来是来探我的口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云婴入宫的消息虽然表面上不张扬,但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,尽管母后尽力隐瞒,这这件事传进了每位明眼人、有心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如此煞费苦心的阵仗让她前来,肯定不是简单事。除了有关于王位继承,我想不到其它。”

    关于洛云婴入宫的消息,修云镜虽称不上是第一个知道的,但也不绝对是最后一个。得知她来,自己也是开心的,兄弟姐妹分离十三年,总算有了机会重聚。

    但今日修云锦前来找他,的确让他大惊。他没想到,修云锦竟然如此沉不住气,重病初愈,就开始盘算王位的事情,她的野心远比他想的要大。

    在这时就来探自己的口风,除了打探自己的立场,也是为了看看自己有没有夺嫡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妹妹啊,总归是变了。

    修云镜有些后怕,若她真是觊觎这王位,先不说会对洛云婴有什么影响,就怕她沉不住气,会对母后下手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同为兄妹,但两人的关系却不像表面上那般好了,时间冲淡了他们之间的情谊。他们的悲喜已不相通。

    修云镜自幼残疾,一双腿不能使劲,长期被困在这轮椅上不得动弹。长大后更是闭门不出,除了每日在长央殿听伶人子沐为自己唱曲便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在修云锦重病之前,她常来长央殿看望他。不过自从她重病后,两人便在没有联系。奈何修云镜有心,也不法常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一是他本身身体不好,经不起折腾,二来修云锦重病,不宜被打扰,更可况她那中药味道布满的宫殿,每次去了,他回来后三天都咽不下饭。

    “那长公主前来是来探您的态度,看看您是支持谁了。这长公主大病刚好,就操心起了权政上的事,还真是有雄心抱负啊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不禁的感慨,余光中发现了修云镜似乎对自己的言语不满,便换了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长公主心有大志,但就怕有心人借机利用了她,就不妥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沐君费心了,云镜知道您的意思。希望瑶瑶不是被其他人利用。”

    修云镜长叹了一口气,看着炉上的袅袅青烟。

    “那对于王位的事情,世子殿下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青衣的子沐丹凤妩媚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心计,此男不简单,有三分野心。

    翩翩君子,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他还真对得起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若是要争,让她们争去。我这身体孱弱半个废人,争了天下,图给自己压力。用我有大志,但我如何能像母后那样匡扶天下,使国泰民安呢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温润心细,热心爱人,将来未尝不是位好君主。现如今的局势您也是知道的,黎民百姓可没有想象的过的那么好啊。现在正需要一位新帝还扶正民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王位之事岂能是你我二人在私下交谈的。这事无需再提了,他们的事与我何干?子沐君,你常年陪在我身怎么有那么多心思?一点也不像你。今日你的话有些多了。”

    修云镜多少有些生气,眉头紧皱,脸上已经憋红,直到脖子处也露出粉红。

    他这话中意思,还有几分怪罪。

    子沐意识到自己的话言重了,赶紧用其他的事敷衍了过去,但心里还在盘算着这事。

    王位继承可不是小事,他可不能让修云镜在这事上吃了亏,更不能让修云锦打修云镜的主意。

    纵然他是个伶人奴才,生下来就低人一等,但修云镜是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对于王权的争端,向来少不了兄弟姐妹之间的反目成仇,互算心机。怕就怕自己不动心思,别人反倒把自己看成了心思。

    修云镜对他如此之好,这辈子他定舍身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“明日便是女帝的封君大典,礼服已经准备好了,不如让子沐给世子殿下试试?”

    子沐一边说,一边差人把那月白色的华服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修云镜看了一眼便也同意了,明日便是封君大典,希望一切都顺利,万万不要像多年前那样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帝都再经不起这种折腾了。

    鸾凰殿内,洛清鹤看着桌案上的锦衣华服犯了愁,明日便是封君大典,修羽蓁和邬淙这对人终是成了美好。可他的宝贝女儿还不知身在何处,这无情的女人竟然这么自私,一点也不担心、心疼。

    想想修羽蓁这个女人曾经为了帝王的权力,与别人成婚,背弃自己;

    如今不知又为了什么,再步后尘,厚颜无耻;

    她心也冷,为了自己的权力,甘心葬送女儿的幸福,如今弄得不知洛云婴安危如何。

    “修羽蓁,你真无情!”

    八十耄耋的年老相伯佝偻着身子站在一边,一双老眼如炬看透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洛清鹤当年因为情爱放弃得道,放弃大祭司的高位。

    如今洛清鹤又为了自己的小女儿,只身前来帝都,以下犯上。

    得大道,需斩断情爱,但他却因爱情,亲情多次破律,自始至终他都不适合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也究竟是女帝做的太过分了啊!

    “皇贵君,老臣知道您的忧虑。虽说小帝姬失踪,但小帝姬聪明可爱,古灵精怪,肯定不会让自己为难,你就放心吧。

    等到这封君大典过去,您再好好和女帝说说,一起找找小帝姬。”

    “相伯,我什么都不怕,怕就怕宁宁遭到歹人的毒手。您也知道修羽蓁她费尽心思让宁宁来的意思。表面上各朝臣都佯装不清不楚,但各各心机叵测,都盯着这帝位呢。”

    “皇贵君多虑了,王宫布满了眼线,若真是有大事发生,肯定就通报了。您就不要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洛清鹤感叹了一声,看着窗外的残雪,若真是如相伯那样说,也就让他放心了。怕就怕中间出了什么不妥的事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